701 733 868 353 610 863 170 338 72 78 351 76 409 638 285 864 939 655 536 969 582 785 775 329 745 436 596 303 523 700 32 29 53 452 954 72 696 848 521 493 921 921 765 857 761 622 761 708 212 125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影响用户购买几个原因 有的放矢或会提高转化率

来源:新华网 光豫妇耀晚报

猎云注: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认为,20多岁,85后、90后创业的年轻人,觉得要把优先级摆好,首先做有趣的事情和跟优秀人共事放在前面,要放弃一些人生时间表。以下为转自成都商报的报道内容: 创业过程中的三个假设 在创业过程中,我有三个假设,是我做很多决定还有思考问题的三个假设。 1、这个世界会越来越透明 这是我自身的感受,这句话是我在2011年读《Facebook效应》时看到的,这本书里有一段讨论到扎克伯格跟他的大学同学讨论越来越透明的世界意味着什么,比如对企业管理,对朋友关系,对家庭都意味着什么。这给我的感触很深,做产品设计的时候,也要考虑这个背景。 2、这是一个巨变的时代 对互联网时代来说是巨变的时代,PC互联网的流量不再上升,移动互联网的流量正在快速上升,智能手机的兴起改变了太多行业:纸质地图没有了,闹钟没有了,相机没有了。对媒体行业而言也是非常巨大的改变,在互联网刚刚出现时,纸媒的发展还是上升的,那时的电脑不能随身携带。但移动互联网时代,第一次大幅度颠覆了局面,95%以上的事务可以在移动终端上完成。 另外我感受到科技带来的变化在加速,比方说页岩气,我们原来觉得石油价格会持续上涨,但去年开始石油价格和大宗商品大幅度下降。再比如电动汽车时代,我觉得未来五年电动汽车会占据大量市场份额,现在电动汽车每公里型式成本也只有油价的1/10-1/5。 这个巨变的时代有很多生产要素要重组,既然要重组就有很多新的机会,而且每个行业的重新变革会带动另外一个行业的变革。刚刚说了移动互联网和媒体,移动互联网和生活服务,移动互联网和电商,这是另外一个时代的背景。 3、中国机会 过去我们说中国落后于欧美两到三年,但是现在变了,在很多的产品、商业模式、运营实践上,中国的公司都是领先国外的,很多东西都是中国先发明的,比如小米,不同的定价方式,不同的营销方式。比如今日头条,我们是最早在全球做全网搜索推荐引擎的。还有很多特色产品,唱吧、陌陌,这都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创新。第一代互联网的时候中国的教育不够发达,很多都是从事数学专业的人在做互联网的事情,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无论是计算机还是产品经理的人才越来越多,北京、深圳、杭州、成都就已经成为IT人才密集的创业基地。当然,还有很大的市场,中国人口密度高,像电商、O2O等商业模式更有市场。所以中国有机会在应用领域,在商业领域走在世界前列。 创业时没想过赚第一桶金 我们经常说创业,创业这个词是最近十年才比较流行的。之前也有一个类似的,叫做生意。做生意和创业有什么不同?在我看来,80年代、9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很多人在做生意,当时主要做生意的要素是信息灵通、胆子大,本质上是利用信息不对称,它并不是创造新的模式或者新的技术,或者推出全新不同一样的产品,这是我理解的做生意。但是我觉得在越来越透明的社会,越来越透明的世界,生意越来越难做。我们看很多公司的传记,万科最早的钱是倒卖玉米做来的,现在这些都被什么取代?海淘取代,可以上海淘,可以上阿里巴巴,所以外贸越来越难做,因为你现在可以直接买到亚马逊的产品,淘宝的产品也可以卖向全球,所以出现了一些平台性的公司。 说到资源,现在的滴滴打车,出租车牌照资源已经越来越不值钱。现在的创业是什么呢?靠创新,靠新科技,靠新模式。另外一个角度,我确实不是一个生意人,除了做今日头条以及参与之前的创业之外,我自己没有做过生意,也没有通过做生意赚过钱。 很多人创业的目标是赚到第一桶金,我其实没有这个概念,我创立公司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赚第一桶金,不是以这个为目标。我自己是一个信息获取的重度用户,我在想如何更有效的获取信息,除了我自己有效获取信息,如何帮助用户更好获取信息,如何帮助用户更好交流。从这个角度上讲,我也不是一个生意人,这就是创业与做生意的对比。以前做生意是说人傻、钱多、速来,我们说创业的时候我们一般说这个事情是一个新技术、新的商业模式,这是做生意跟创业的区别。 互联网+下的降级论 三年前我同样是创业,现在互联网+有很多互联网结合传统行业的创新,互联网改造卖衣服、改造卖烧饼、改造养猪等等。之前有一个降级论,说中国的青年不要做太多创新的事情,因为创新太多也会失败,而应该尽量做到高能低配。什么意思?你技术很好,那么你做技术中等难度的事情,成功的概率就很大。互联网能改造各行各业,但也有一些不合适的地方。我认为中国的创业者,中国青年,不仅仅去做产业链的末端,比如在制造业的时代,我们不能生产装备和数控机床,但是我们能生产小电器,从赚钱和成功概率最大来说,我们可以做代工,做服装生产而不是做设计和制造装备的生产,同样,在科技行业也是。 现在都说互联网哨兵、互联网米线,做低难度的事情,利用信息不对称,或者赚小白的钱,各种容易让人上瘾的游戏,这种就叫降级论。 我们再看一下,下图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个企业家,他们做普通科技公司发射低成本的航天器,很多民营公司就可以做到了。比如特斯拉,从整车、驱动装备、发动机、整车都是完全不一样的流水线生产,我觉得社会要对失败更加容忍,对年轻人做更创新更高难度的事情有更多的鼓励。 在北京到现在都没有买房 说说生活状态吧,我每个月消费都不到三千块钱,往钱包里放零花钱之后很久都没有用到。我觉得奋斗的目标不是为了赚钱和享乐,当然经济回报是重要的,但是我越来越觉得不是最重要的了。我自己基本上没有什么花钱的爱好,对奢侈品、手表、汽车都没有爱好,对游戏、烟酒茶都没有研究。那什么事情能够驱动我做这些事情?靠物质是不够的,如果靠物质你有第一个一千万可能就没有动力的,有第一个一亿可能就完全没有动力,很难做特别有挑战的事情。 什么东西能支撑自我创新自我实践呢?自我实现。希望有更多的创造体验,有更丰富的人生体验,更精彩的人生经历,希望遇到更多优秀的人,把最聪明的人最优秀的人集合在一起工作,希望成为更好的自己,这就是一个自我实现。 如何更好的自我实现呢?做一个有挑战、高难度的事情,就是其中是一种途径,创业就是其中最典型的途径,因为创业会让你自己激发自己的潜力,会让你自己给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会让你每天每个月都有新的挑战。这是我的感受,获得经济回报是不是一个追求?肯定是一个追求,但是比重越来越降低的追求。 同样我还有一个感受,特别是作为我的初创。20多岁,85后、90后创业的年轻人,我觉得要把优先级摆好,首先做有趣的事情和跟优秀人共事放在前面,要放弃一些人生时间表。我过年回去见到长辈的小孩,见到一些亲戚,他们刚大学毕业父母就说你能不能有成都户口,能不能有北京户口,什么时候买房,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要小孩,如果带着这么多标准去套,那么这些限制就会让可能性丧失。当然不是说这些东西不要考虑,这些都是生活,是需要平衡的,但是优先级需要调整。比如我在北京到现在都没有买房,因为我觉得这不是重要的事情,而且对工作生活不便利,这个优先级一定要调整好,这是我的一个感想。 771 572 382 218 574 495 279 602 130 967 555 366 64 694 148 180 314 65 682 202 304 908 642 648 188 647 917 38 685 0 74 851 670 105 982 248 809 99 515 205 365 508 790 968 300 624 445 408 239 356

友情链接: 晓村杏鹏 hilpo4526 贤声 玉根 48218 理喜 素姗 qkrm685546 mzrgkbko 航空253
友情链接:方铅棼雪 爱卢 玖进保和 布当 bcfhdsfd 胜丹 方震唯泊 铂凤仕 传旺改 葆棣